Miss九命怪猫

「佛系 / 咸鱼/懒癌/杂食」

求同存异,感恩(●'◡'●)ノ❤

weibo@ Miss九命怪猫

太可爱了!!我就是非逗的那只猫!!😺

墨净翊:

站站说开学前发我也八月发好了
和她一起定的主题,一开始只说是一群猫,后来就变成猫咪咖啡厅了😂

但愿吧

墨净翊:

佛了,鸽了,残了,还是混更吧。
【政非资源站八月壁纸】

忆王孙•菡萏词
青檐低水早蝉声,持酒珠帘听瑶琴。
菡萏舒合入画屏。
引蜻蜓,日暮风清留晚吟。

文案: @湘水萝衣

【非莲】一个沙雕段子

※这里的韩爸是爱非哥的,主要这个儿子太皮,而且骗莲妹,所以被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雕无脑段子,仅供一笑
※艾特我的昭 @昭www我永远爱非莲!!

韩非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韩非,你又被你爸打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和你妹妹扯谎了!”韩非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你对你妹妹扯了谎,被你爸打了,我可看的清清楚楚。”韩非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哄妹妹不能算扯……扯!……哄妹妹的事,能算扯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为了妹妹”,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墨净翊:

#政非#微博政非资源站首期壁纸,因为是【第一期】,大家能捧场的希望一定去转发一下谢谢(作揖)

链接:https://m.weibo.cn/5951456409/4257705184973482

文案:

行香子•折梅
一阵萧寒,柳悴烟衰,几日飞雪到高台。玉妃乱舞,亭馆同白。棹停云湾,信步有,暗香来。
波横眉敛,袖拂琼散,素手轻将落红摘。斜阑并倚,山水徘徊。梦一春华,一溪月,一阶苔。


不上道的作画:我

高大上的文案: @湘水萝衣_秋歌不寒 


 无水印网盘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VrzKWNs8aSN4F4JuSbTZw

 密码:zy82


【非莲】记一个脑洞(占tag抱歉)

刚才听なんでもないや,看了一下歌词,脑补了一下兄妹,突然觉得肝儿疼的不行
(脑洞的时候是把歌词打乱自己又组合的,不是按他的歌词来的)

非哥视角,现代向

“连向星星许愿得到的玩具
   星にまで愿って 手にいれたオモチャも
   如今都已躺在房间的一角
   部屋の隅っこに今 転がってる”
【一个夏天的傍晚非哥翻家里的相册,看到很多兄妹俩的相片,莲妹的玩具还在房间角落。】

“明天见
  また明日”
【他们俩在通电话,非哥说他明天回国,所以是明天见;而莲妹就是在第二天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
『“哥,我明天去机场接你哦,你要给我准备礼物,知道了没。”
   “知道了我的小公主。”』

“再一小会儿就好 一小会儿就好
   もう少しだけでいいから”
【是在送莲妹去医院路上非哥说的】
『“哥...哥哥...我...疼....”
   “哥哥知道,哥哥知道,阿莲不要睡,再一会就好,哥哥抱抱好不好,哥哥抱抱就不疼了。”』

“我们是乘着时间的飞行员 是攀登时间的登山者
    仆らタイムフライヤー 时を駆け上がるクライマー”
【莲妹的生命就停止在那个年龄,而非哥的还会继续,但是总有一条也会停止,但是他们在彼此所有过的时间里都是重要的存在。】

“不想再在时间的捉迷藏里跟你走散
    时のかくれんぼ はぐれっこはもういやなんだ
    别来无恙 我真的没事
    なんでもないや やっぱりなんでもないや
     现在我就来找你
     今から行くよ”
【非哥翻相册翻得睡着了,梦见了莲妹】

.....

【良凤/凤良】传令使

※张良白凤双视角
※标题与内容没有太大关系
※这篇的灵感来自天行的第八集,我觉得他们俩一定对视了一下
※良凤,凤良无差

白凤:
      白凤被姬无夜紧急召到大殿上,说是今天有特别行动。
      白凤一到殿上,四处环视,发现大殿俩边都是 手执兵器的士兵,而且还是将军手里的精兵。白凤暗暗想着,将军大概是想在今天反了朝廷?“掷杯为号”可不是要反了嘛 。
正在白凤胡思乱想的时候,墨鸦进来对将军说:“将军,传令使带到。”白凤又默默环视了一遍,突然有点心疼这个传令使,他今天大概要死在这里吧,可是缓缓走来的竟然是一个熟悉的青色身影!
       “韩王居然派你来。”真巧,他和将军有一样的疑惑。可是他心头却涌上一丝不安,将军今天...糟了!张良不会要搭上命吧?!“砰—”大门被关上了,白凤的心里越发不安。
———————————
张良: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张良看了看大殿俩边,看来今天姬无夜是要动手了,但是他手上的这道旨意说不定可以让他全身而退,他不由得捏紧了手里的“救命稻草”。
……
       看见姬无夜还没有要下跪接旨的意思,张良便把韩王搬出来威胁他。果然姬无夜被激怒了,手里的杯子仿佛都要被他握碎了。张良看见白凤紧张地看着那个杯子,又想到俩边的伏兵,原来“掷杯为号”啊。
———————————
白凤:
       就在白凤以为将军要掷杯的时候,没想到将军居然行礼接旨!这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可更让他出乎意料的是那道旨意居然是要奖赏将军。白凤松了一口气,不再费脑子去想怎样去救张良。一抬头,就刚好对上张良的眼神,张良的眼神又立刻看向圣旨。啧啧啧,这是害羞了?
       等到张良笑吟吟地走出大门,白凤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
张良:
       张良和韩非等告别之后,便慢悠悠地向回家的方向走去。
       可半路上就被一个蓝衣少年拦住了。“张良你不要命了?今天要是没这旨意,你就等着我给你收尸吧!”张良看着白凤,笑吟吟地说:“没事,再不济还有你嘛。”白凤瞥了他一眼,看见他脸上那狐狸笑,不由得火就大了。张良看到白凤生气了,敛了脸上的笑,连忙说:“绝对不会有下次了,我保证。”白凤轻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转身就飞上天空,消失在茫茫夜色里,张良看着夜空轻笑着摇了摇头。

【良莲】我多喜欢你,你会知道

※校园设定,现代向
※BGM :  http://music.163.com/song/509518010/?userid=289064170 

      红莲和张良是同桌,而且两人都是班干部。红莲是班长,这是老师知道她是韩非的妹妹后,大手一挥,说:“韩非的妹妹怎么会差,韩红莲同学这班长就由你来当。”我们的红莲同学也不辜负老师的期望,品学兼优;而张良同学当学习委员的原因是因为张良同学中考的成绩位列全市第一,所以学委他不当谁当。
       红莲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张良,每次上课的时候看着他的侧脸,她的心里就像有个小鼓一样在那敲。更要命的是,有几次她下课后发现她的草稿纸上写满了他的名字。这个时候,她都会急急忙忙地把草稿纸放进桌兜,再偷偷瞥一眼张良,还好每次张良都没发现她的这些行为。
       他们俩常常被班里被戏为“中国好同桌”,有时候他们俩一起去开会,全班同学都会起哄。每次他打篮球,她都在下面呐喊助威;每次她在晚会上跳舞,他都在第一排认真地看着。红莲觉得张良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也仅仅是好像。
       这样有一天放学后,红莲鼓足勇气对张良说:“张良...我...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张良听完,停下收拾书包的动作,转过来对红莲说:“韩红莲同学,我也有事情告诉你。要不,你先说。”红莲看着张良的脸,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过来一会儿,终于吞吞吐吐地问张良:“你...对于...班里说...说咱们俩是一对...这件事...你怎么看?”说完红莲小心翼翼地观察张良的脸色,心里默默祈祷,自己的第六感一定要准确啊。张良开口说:“我觉得咱们可以把这个事情坐实。”说完就笑眯眯地看着红莲。红莲突然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惊喜地问:“张良,你的意思是...”张良看着红莲的眼睛,她的眼睛真好看啊,就像一滩春水,他认真地说:“我的意思就是你想的那样。”红莲听完一下就抱住张良,开心地说:“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我的第六感没错!”张良一下就笑出来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红莲的手机响了,是她哥在催她回家。红莲微微有点尴尬,张良拉住红莲的手,说:“走吧,我家和你家顺道,正好可以送你回去。”“真的嘛?”“真的。”
———————————
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我喜欢的你的同时,你也喜欢我。

【姬无夜】雀阁·夜

※姬无夜个人向 ,题目与内容没有太大关系
※不喜勿入
※旧作搬运,黑历史

      是夜,姬无夜独自一人坐在雀阁之上饮酒,他的身边意外地竟没有女子陪酒。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腥甜的血液味,姬无夜晃动着手里的酒杯,眼前好像浮现出早晨那个女子梨花带雨的面容,仿佛还有阵阵哭声在耳边萦绕。姬无夜握着酒杯的手突然握紧,继而又重重地把酒杯放着旁边的小几上。
       他缓缓走到窗子旁边,眺望着远方雀阁果然是新郑城里最高的建筑,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城市。月亮孤零零地挂在天上,姬无夜看着那月亮,觉得这月亮似乎和他那些年在军队时每晚看到的一模一样。
       姬无夜慢慢回想起过往,在军队的那几年才是他人生中最快活的时候——金戈铁马,南征北战。可当他经历了磨难、经历了生死,踩着尸体一步一步地走向顶端的时候,他却越来越不快活,他有些迷茫,所以他到处去寻找可以令他快乐的事情。他发现女人温热的身躯可以温暖他的夜晚,他发现那个老不死的张开地处处对他有意见,他发现韩王其实是个无用的君王可以任他摆布,他发现...所以,他开始沉迷于这场游戏,这场权力的游戏。
      可是,就在姬无夜认为这场游戏他嬴定了的时候,突然出来一个韩非。自认为是韩国的救世主?可笑,救世主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我,姬无夜!师从荀况如何?天才又如何?我倒要看看,这次游戏的胜者,是谁。
      姬无夜轻哼了一声,看着天边的月亮不禁露出了笑容。

【非良】说三次我爱你

※现代向,老夫老妻(不是
※超级ooc,接受不了就退出👌
※梗来源于向另一半说三次我爱你

        这天晚上,韩非和张良俩人特别舒服的窝在沙发里,电视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笑声,张良也被电视里的画面逗的捧腹大笑。
       韩非看着张良,觉得他这样挺可爱的。突然脑子抽了一下,说了一声我爱你,说完又觉得尴尬,因为张良并没有听见,韩非又说了一遍。张良这才转过头,疑惑的看着韩非:“嗯?你说什么?”韩非心想今晚的风儿也不喧嚣啊!!!为什么他老是听不见啊!!!于是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张良听完之后,掰着手指头数:“一遍,两遍,三遍,恩,一共三遍....那奖励一个吻吧~~”
       韩非听完心想:丫的,合着你听见了啊!!!不过奖励一个吻诶,嘿嘿嘿
       张良靠近韩非,在他的唇上点了一下,可是韩非不满足啊。你说的吻就是蜻蜓点水啊!不行,我要法式热吻!于是韩非放在张良腰上的手一用力,张良的唇又碰在了韩非的唇上,不过这次是一个长长的法式热吻。

       怎么可能只有一个法式热吻呢,诶嘿嘿